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人文風采
我的家庭故事征文(六十)和師父一起工作那些年
信息發布: 日期:2018-10-12 11:24:299 查看:460次

遇見師父于我是一件特別幸運的事情。

師父是我工作后最早接觸的人,也是后來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時間回到八年前的夏天,來單位報道那天我見到了師父,他微笑著和我打招呼。這時我才發現這并不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還有一次是在考試報名的時候。

師父是我公文寫作道路上的第一位老師。

“丫頭,這兩天先熟悉熟悉這些稿件,以后要多閱讀,多思考,多練習。”上班第二天他搬過來厚厚的一摞報紙刊物和優秀稿件。我滿心歡喜的答應卻多少有些不服氣,總覺得自己系統學習過寫作知識,應付公文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年少輕狂總是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接下來的日子里我的專業成了寫作中最大的阻礙。師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為了讓我盡快適應和了解法院工作,他開始帶我參加院里院外大大小小的會議,帶我去基層法庭采訪調研,帶我去審判一線記錄庭審現場……師父逢人就說這孩子適應能力挺強的,似乎在外人面前表揚我已經成了他的習慣。后來我已然能用鏡頭記錄很多感動過我的畫面,卻總是忘了和他說一聲感謝。

這些年師父幫我改過的稿子不計其數,記憶最深處依然是第一篇講話稿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和勾勾畫畫的線條。曾經我把它釘在墻上激勵自己,而當有一天他的字跡在稿件上停留的越來越少,心里卻難掩失落。記得那天他拿著報紙找到我,一臉驕傲的樣子。原來我執筆的稿件在人民法院報刊登了,他笑的比我還燦爛。

平日里他鼓勵我參加演講比賽,讓我懂得暖心的文字轉化成語言同樣觸人心弦。他鼓勵我寫一些詩歌散文,讓我體會到鉛印的文稿遠比鍵盤敲擊的文字更能愉悅心情。因此很多人開始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法院有一個喜歡寫詩的姑娘。

師父是一個性情特別溫和的人,喜歡看書和照顧些花草。在和他直接接觸的四年里我從未見過他發脾氣,記憶中他總是笑著的。有人說,和一個人待時間久了會自然而然學習他的樣子。院里的長輩看見我總是說這孩子每天笑的跟朵花似的,我開玩笑說跟師父學的。

事實上,師父對我的影響如若春風,他常說做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熱愛。很多個夜晚我看到他辦公室的燈光亮著,他總是說在家里閑著也是閑著,正好把手頭兒沒處理完的工作做完。后來遇到加班的情況很多,而我從他身上學會了任何事情都要積極面對。

師父待我如同待女兒。

“丫頭,這件衣服挺好看,新買的吧。”“丫頭,你先忙那個材料吧,這個我來寫。”“丫頭,你離家遠放假在家多陪陪父母,值班的時候我來就行了。”師父知道學文學的孩子敏感多思,他會經常勸我不能因為自己的小情緒影響工作,也幫我擋下了很多本屬于我的批評。他也會從家里抱來一些文學方面的書,告訴我閑下來的時候要多讀書,這也是我和所學專業沒有漸行漸遠的原因。后來我成了宿舍小伙伴們羨慕的別人家的孩子,而每次我都特別矯情的說我也挺羨慕自己的。

早就習慣了在他的呵護下成長,只是我依然沒有學會如何說再見。

2012年單位人事變動,師父由政治處主任提拔為副院長,告別了他從事十幾年的文字工作。幫他收拾屋子的瞬間感覺像失去了父母保護的孩子,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師父似乎看出了我的不開心,第二天坐到我對面和我聊起來。“我離開了你們更要好好工作,我會一直看著你。”

我會一直看著你。師父離開的半年內我經歷了工作上最艱難的時期,壓力大的時候依然會跑到他那訴說委屈。“丫頭,這是又怎么了,別哭慢慢說。”他的話似乎有神奇的力量,每次我都能重拾信心笑著離開。后來我從政治處調到辦公室負責院長材料,前路未知的恐慌勝過離別的傷感。我說舍不得離開我所熱愛的東西,也怕做不好即將到來的。師父說沒有嘗試的事情永遠不要輕易說做不到,多接觸一些人,多了解一些事,以后還有很多機會做回自己喜歡的。

那天師父告訴我,他最懷念的永遠是年輕的時候騎著單車去給孩子們上課的日子,每次經過那大片的蘆葦蕩內心都會十分平靜。社會越來越浮躁,人心也越來越浮躁,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忘了初心。他很認真的講,我很認真的聽。

好的老師會讓學生終身受益,師父留給我的東西似乎在一點一點的萌芽生長,在時間的流逝中越發深刻。

這兩年師父工作越來越忙,頭上的白發也明顯多了。記得大年二十九我打電話給他提前問候春節,他說還在單位加班。也記得我找他審簽信息,看到需要處理的文件把整張辦公桌鋪滿了。我勸他累了就歇歇,他說堅持完這段就好了,可我清楚的知道堅持完這段還有下一段。

想起幾年前他摔倒碰傷眼角,每天需要去醫院接受治療。我們說養不好豐南法院四大帥叔可就把你除名了,可沒兩天他又笑容滿面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就像幾天前他傳來幾張辦公室的蘭花開花的照片,我好奇的問養花訣竅,他說養花和工作一樣用心就會有收獲。

這些年,我所取得的一點點成績他都看在眼里,反倒是我隨著年齡的增長很少和他聊天了。那天同事告訴我,“你不在的這段時間,王院長每次來都會問一下你身體恢復的怎么樣了,一次都沒落下。”想起他說的我會一直看著你,眼淚還是掉下來。

我很慶幸,在從學校步入社會的關鍵時期遇見師父,教會我如何做事,如何做人。我很感恩,這些年師父的影子一直如影隨形,帶給我溫暖和力量。

我的師父叫王俊青,今年54歲了。我們同一屬相,同一天生日。他在一天天變老,我在一天天成熟。那些陪伴我成長的日子,因為有他在都成了我生命中最珍惜的時光。

稿件來源:法院

冀公網安備 13020702000135號

關閉
關閉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飞艇3码计划 博猫官方登录注册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7070彩票官网下載 重庆时时龙虎玩法 老时时四星走势图 澳洲pk10开状结果 捕鱼达人2经典版本 福彩3d包胆是什么意思 北京pk赛车软件安装